先以物业行业为例,早在2007年《物业管理条例》就已做修改,要求物业管理企业改为物业服务企业,那这“管理”和“服务”有什么区别?十几年间如果所有人都没有感受到区别,就说明没有区别。

尤其近几年,被管的时间长了吧也就习惯了,明摆着的事就不用说的太深,招人反感,看着三位小区保安背着双手,摇晃着身子聊着天时不时喝口茶水,猜不出他们脑袋里装的是“管理”还是“服务”。

人之所以奔波,除了为名和利,还有满足自己的一种感受。那就是“方为人上人”。

人们喜欢站在别人头上的满足感和优越感,这种东西到不需要避讳,是几千年流传下来深入骨髓的东西,你我都有。

上学时有一篇课文《剃光头发微》,写的是那个年代的事,说是济南市一家理发店的理发工人,拒绝给一个“乡下佬”剃平头,认为乡下佬 只配剃光头。当“乡下佬”碰了壁跑掉以后,一对男女理发师还说:“乡下佬还想理平头,没门!”“也不瞧瞧自己那模样!”……

作者也提出了这两个问题,“乡下佬”是不是只配剃光头,以及什么模样的人才配剃平头?

估计当时也没有标准,也没有规定。那理发工人的心理活动是,既然没有标准,那我便是标准,既然没有规定,那我便是规定。于是下巴微抬,嘴角微微上扬,满足感油然而生,妈,儿出息了。

理发本是服务岗位为什么让这位足足做成了管理岗位?

我的想法是:说服务行业的坏话,我于心不忍,尤其这几年,大家着实不容易。

“管理服务”岗位的想法是:这几年自己着实不容易,终于脱“服务”而戴“管理”了,升级了这是。

为什么这么说呢?

外卖员是纯粹的服务,当我见到小区物业保安难为外卖小哥时,就会发现其实保安和外卖小哥已经没有同理心了,在心里人为我们已经不是一个行业了,你是“服务”我是“管理”。

造成这样的结果不在于人性,而在于条件。

人为破坏了某些岗位的可替代性、竞争性。最近有一个人被封在家里,孩子需要奶粉,好几天送不进来,被迫——,因为只有一条物资途径。印着心的面粉被卖钱,也是。物业的竞争性流动性差的就更不要说了。

一个词一个字的变化并不重要,现在去理发,我并不关心牌匾上写的是XX美发、还是XXX造型、XX美业,即使写着XX发型“管理”公司,进去以后托尼老师依然会听你的,无论是光头还是平头,你舒服就好。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