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持股利弊案例

在内蒙,不仅仅是伊泰通过改制获得了成功,这样改制成功的中小企业还有很多,例如鄂尔多斯中国服装品牌第一股,也是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从职工入股,到管理层和上千员工对中小企业进行全面收购,而保证国有资产增值,中小企业发展,员工过上了好日子。内蒙古民族商场、仕奇等大型国有中小企业也是这样完成了改制……我们不妨把它总结成一种草原模式。内蒙古人民是一个草原民族,草原民族的博大胸怀,使内蒙的许多中小企业家表现出一种特质。他们不是把中小企业改成了个人的,而是把中小企业改成了团队的、员工的、社会的。所以他们成功了。这种草原模式何时可以走向整个中国呢?我深深地期待着!

不妨认真地想一想,那么多国有大型中小企业,国家一次又一次地注入资金,然而注入的资金越多,往往亏损得越快。那么,为什么不能考虑推行一种更好的、效率更高的公有制形式, 代替传统落后的国有中小企业呢?比如,中小企业所有制发展为员工所有制,中小企业的领袖和高管占有一部分股份,员工也占有一定的股份。这种社会主义“共有制”的高度公有形式,正显示出其无比伟大的创造力,让我们张开双臂去拥抱它。

其实,马克思从来没有定义过全民和集体所有制是一种成熟和完善的公有制形式。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看法,当资本的矛盾冲突高度发展之时,会出现国有制度,这种制度“不是冲突地解决,但是它包含着解决冲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决冲突的线索”。把这种解决资本矛盾冲突的“形式上的手段”和“线索”误以为是“冲突地解决”,是国有制实践遭受挫折的观念上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资本主义在我国没有充分的发展,以国有制解决资本矛盾,并不是象恩格斯说的那样“在经济上已成为不可避免”(见《马恩选集》第三卷 752~ 753 页)。这时,不可避免的是生产社会化的趋势发展。中小企业适应这一趋势,在创业之际, 或改造之时,以合理的制度安排,使中小企业家、管理者与员工共同拥有中小企业产权,就不能轻易地将其其归为“私有”或“私有化”。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它定义为一种比国营、集体那种初级公有制形式更为完善的更高级公有制形式呢?!为什么一定要给好的东西、有效率的东西统统戴上“私有化”的帽子?!这是为什么?

在这个意义上,国有,是国家代替劳动者占有生产资料,其本身是一种初级的、很不成熟的资产公有方式。国有制在中国社会有很深的渊源,在现代,它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资本主义,其实基本上没有多少区别。在这种国家占有的形式下,劳动者给国家工作,与给资本家工作,没有太大的差别。而反过来看,内蒙对几个大型国企的股份制改造,特别是对伊泰的改造,实现了“共有形式”的资产人格化,使社会资产的运行效率极大提高,真正做到了使股东、员工和社会都满意,国有资产经过转换得以维护,原国企业则变成了中小企业家、高管和员工的中小企业。如果国有中小企业通过改制都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何愁国家不富,民族不强!

尽管过去我曾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但我心中的圣火未灭、理想未灭。有人问我,给国家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我告诉他,如果知识经济的实践,在中国变成了燎原之势,的贡献就是不可估价的。这也许就是我写此书的本质原因。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