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文章所读《韩非子》正文:

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理者,成物之文也;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故曰:道,理之者也。

……

人希见生象也,而得死象之骨,案其图以想其生也,故诸人之所以意想者皆谓之“象”也。今道虽不可得闻见,圣人执其见功以处见其形。故曰:“无状之状,无物之象。”

凡理者,方圆、短长、粗靡、坚脆之分也,故理定而后可得道也。

……

圣人观其玄虚,用其周行,强字之曰“道”,然而可论。故曰:“道之可道,非常道也。”

(原文过长,故省略。有兴趣请自行搜索《解老第二十》)

道,无情,所以人为化的表现,要看由谁掌握与运用。

有智慧的人,通常道德高尚,或者识时务知道”应该“站哪个阵营,所以,他们顾全大局,就容易”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为达成情怀或利益,弃车保帅的”狠心“之事,他们也会下了这一子,不论是牺牲自己,或是少数少量利益团体或个人。

而有智慧的人有时也难免意气用事,感情用事,如此,结果就真的不可控了,如果再被权势等大势威胁而不加节制,结果是极其可怕的。

所以,道是一把双刃剑,被明君用就是盛世王朝,被暴君昏君用就是”国破山河在“。

关于道,或者说道之下的各种自然规律,《韩非子·五蠡第四十九》篇提到:“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

这一切的前提依然是:道,也就是事物发展的本质、自然规律,是永恒不变的;道是总则,一切事物各自不同的发展规律都和谐统一在总则之下。

而这里说的“异”和“变”,我认为有两个侧重需要点出:一个是事物发展的事物主体变了,所以新的主体对应他自己的自然规律,相对之前旧的主体的发展规律,新的主体的新发展规律就是”变“了;再一个是事物发展主体没有变化,这时变化的就是形式了,”换汤不换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但同样的道理在不同情况下确实需要不同形式的表达。

前者比如反客为主,喧宾夺主就是事物发展的主导主体的变化,谁有能力作为主体,就按谁的发展规律来主要影响事态;后者比如臣子谏言就有《邹忌讽齐王纳谏》,而老子指导儿子就可以直来直去;剥削阶级在古代和现代,剥削的本质没有变化,也就是主体还是剥削阶级,变化的就是操作形式了。

简而言之,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发展规律都在道这个总则之下,”万变不离其宗“。

道这种自然规律的总则是无形无质的。而理给出了长短好坏等概念,算是道的具象化、书面化的,模具与载体的综合体,比前面文章提到的义与礼的关系还要复杂不明了一些。人们用化石的构造和纹理,来猜测这具化石的生前模样,就像用理来塑造道的形象一样。

但人们认知里的理一直是变化的,比如古代的礼算是理的一部分,但放到现在很多都变了,尤其是在男女地位上,婚姻关系上,人们有目共睹。但,卵细胞结合精细胞,或者说XY结合为男,XX结合为女的规律,这根本的生育之道,不论你的结合形式再怎么变,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理是道之表,道是理之本。所以,老子说,道是永恒不变的,你能说出的变化也不是道,最多是理。

关于企业管理,我们的思考

一、企业的发展,要分清道和理的关系、区别与运用;

二、企业管理和发展要确定主体是谁,这关系到企业的归属和如何正确发展;

三、企业发展要与时俱进,因时制宜,确定不变的道是什么,主体是谁,如何维持保障,并跟进发展规律革新形式之理,不伤、不改企业主体,不然企业必然换个主人。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