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重视合作联盟、分散经营、加强智力基础的开发。其次,重视加强未来领导的非正式权力作用,也就是人格魅力。未来的管理者更应像一匹头马。头马一定是竞争出来的,赛出来的,而不是相出来的。头马至少要有两个本领:一是高瞻远瞩,知道什么地方有草水;二是把信息传递给马群,并且马群乐意相信。所以作为领导用两个字概括就是“领”和“控”。我还有一个比喻。领导应当像空气。空气的特点是看不见摸不着。我经常听见一些领导说“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这样的领导没有力量。有力量的领导老是跟你商量:“啊,你看这事咋弄?”商量完了你发现你老是跟着领导跑。实际上商量的结果他把你的意见也吸收了。空气的第二个好处是企业员工感觉不到领导的压力,但又离不开领导,这样的领导就是好领导。

中国有句管理上最有名的话叫“无为而治”,这也许是管理的最高境界。台湾有家化工企业,企业理念不是“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而是“追求人生幸福”。老板如果看到有人晚上加班,就会说“下班了你在这儿干什么?上班把工作做好就行了,下班了回家陪你先生(太太)去。你工作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为了使生活更幸福更美满。下班了加班干嘛?”他不让人加班。大家也很少看到老板来,哪天如果到老板在企业里转悠,就知道“呀,肯定是今天天气不好,外边玩不成了,跑到企业来转。”能做到这一点,企业肯定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制度和体系了。

未来老板还应该学木匠。木匠有三个特点。第一木匠干任何事之前都有一个完整的想法。第二是会经济地配置资源,任何材料在木匠眼中都有用。第三是不仅仅有想法,还会利用现有资源把它变成现实。未来的领导一定不能像医生。医生看谁都有病,好人到医生那儿检查都有病。领导如果看下属谁都有病,那这个领导没法干了。世上谁能没有缺点?问题是你看他的长处,要把不同的人用到最恰当的地方去。

我们的管理是什么?我们的管理就是制造一个磁场,使原来按照自己目标各自自由旋转的员工向同一方向旋转,这一方向就是企业的发展目标,它与个体目标达成了某种协调。制造一个环境,形成这个磁场,我们手中的工具是什么?一个是机制,自动调节;二是我们经常讲的制定政策;三就是制度;四是权力和组织结构。这四个东西就可以形成我们企业内部管理的体系。但是大家知道,有些东西是这四条所不能覆盖的。就像一个社会一样,有些东西无法用法律覆盖,人们之间需要有一种共同的契约,这个契约就是道德。在企业里边这个东西是什么?是企业文化。没有文化来补充,你那些硬的框框里面会有很多漏洞。道德文化可以把很多硬的东西联接起来,形成管理的磁场。

对磁化理解得深、对上述工具运用得好,就是高水平的领导,用得不好就是低水平的领导。我举个例子,我到台湾高雄去,高雄市一个最人的全业家请我饭。那个人对儒家文化非常推崇,他告诉我说:“我这个企业,人力资源部制定的奖励政策,我从来不先看。我叫他们先拿到楼下让义工先看(台鸿的义工就是行扫卫生的)。他们如果看不懂就不要拿给我看。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因为你的制度和政策是要对人起作用的,当受制度政策约束的老百姓不理解制度政第的基本含义的话,这个制度政策对他来讲,一点用处都没有。”有的全业制度有儿本厚,但企业的行为却没有章法,原因是制度都不起作用。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