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加速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转型。疫情加速线下场景的线上化,远程办公、智能办公协作平台成为人们工作的新常态。从共享文档、网盘,到智能办公平台,企业正在用智能系统来重塑自身的管理,并更加注重创新和效率提升。

知识管理成为一个愈加被关注的重要课题,AI等创新科技和知识管理的碰撞,正催生巨大的创新。

商业咨询顾问刘润曾指出:“企业竞争力的本质,是企业专有的、不可模仿的知识。”知识构成了企业能力的内核,也决定了企业能力的传承、发展方式,并决定了企业能够实现持续创新、基业长青。

企业竞争力的原点,便是组织的知识管理能力的构筑。不仅企业的管理者,拥有创造知识的职责,企业中的每位知识工作者,也都是知识的创造者和消费者。企业管理过程中,知识的总量在爆发式增长,让信息数据通过沉淀提纯为知识,让企业内知识库、专家库、案例库、平台技术等异构知识,实现更大规模地应用,并调动知识工作者不断创造或累积新技术和经验,进而沉淀到组织的知识资产,成为“新”的创新,是信息时代每一家企业都面临的挑战。

疫情之下,不少企业面对变化能够做到辗转腾挪,用韧性适应新形势,反而实现了企业管理的升级。在过程中,将知识、经验、方法沉淀和充分利用,能够帮助岗位和人员顺畅流动,避免因个人离职、调岗所带来的知识经验真空。

隐形的经验需要积累、信息和知识需要在企业内部实现流动,发挥更大的价值。而很多科技企业自身的管理并不科技,管理还停留在非常原始的上传下达阶段,组织的协同性并不高。

难以进行智能化改造也有两大难题:一是数据的整合、迁移、提取技术工程改造难度高,并需要较高的AI能力,投入费用多,还需要高层的全力投入;二是推进过程中要改变所有岗位和员工的工作习惯,一定时间内甚至加大了大家的工作量,推行起来可能会面临人为阻力。

若因畏难而止步不前,企业将失去在变化中参与竞争的机会,越做越禁锢,越做越孤独。尤其是在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时代,创新才能推动企业发展变革,促进人类共享智能经济红利。

企业内部的知识管理尤为重要,将“无形的”知识资产进行规模化改造,让人成为创新主体的知识工作者,贡献智慧和能力,并形成可流动的企业资产,彼此赋能。

2020年起,百度等科技公司,围绕知识管理开始深耕,不仅提高了效率,还改变了组织中人与人的关系。以组织大型会议为例,传统金字塔形的组织,都是上面发文、下面执行、反复汇报,中间要开无数次的会拉通进度和共识,人与人之间是明确的上下级关系,知识和信息往往是单向传播,缺乏众创的氛围和工具。通过使用智能平台工具,能够让几百人同时协同工作。每位参与者都可以根据权限涉及完成和丰富自己负责的部分,他人也可以即时看到这些改动,了解会议的最新全貌。

AI等创新技术的赋能,也在改变原本工作岗位与职责。使用智能工具开会时,开会各方的说话内容能够及时被识别成文字,并基于关键词、结构字等进行整理。会议完毕,一份详实完整的会议纪要就可出炉。

在知识图谱、大模型技术的加持下,知识还可以实现“提纯”和“推送”,相当于给每位参会者配备了一位“秘书”,拥有助理不再是老板的特权。这可以将知识工作者从事务性的工作中抽离出来,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创造。

这种关系的改变,也体现在研发、生产、制造的过程中,能够让信息和知识在不同的知识工作者中产生、积淀、传递,变成能够赋能于每个人的经验,对于流程的优化也能产生指引,激发创新。

新的技术改变了知识产生的速率、改变了知识组织的形式、改变了知识的流转方式,更改变了背后创造和利用知识的人。用好智能知识管理工具,每个人都能成为知识的贡献者和被赋能者,企业也将看到每位员工的新价值。

(本文作者系 北京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信息社会50人论坛理事 王俊秀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