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工人逃离的本质是组织力空缺和“两种阶级立场”的表现

郑州富士康工人因恐惧疫情大规模爆发而大批逃离事件,再一次证明了这个外表巨大的企业内部管理是多么的无能与无力,他们那平时被人们仅仅乐道的组织化管理,只是体现在“生产流水线”上的组织化。事件暴露出以下严重问题:

1、员工与企业之间没有形成凝聚力,“大难来时各自飞”不是人与企业的关系表现,而是“阶级关系”的表现。这是企业的问题,而不是员工的问题。

2、企业没有行之有效的危机处理预案和处置能力。台湾企业的管理基因来源于日本管理理念,而日本企业管理系统是构架在君主立宪制和军国主义文化上的产物,是机器化思维而不是人性思维。企业都关注点是围绕“劳动效率”而产生的管理,没有考虑员工的文化上的需求。

3、企业没有组织化能力,更没有对员工进行过真正的组织化管理。事件可以看出,企业内部的党团组织、工会组织以及其它群团组织根本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可以判断,这些组织在富士康内部完全流于形式,没有实际作用。员工也没有被组织化过(生产流程的组织化不等于管理的组织化)。

4、企业没有做好经常性的思想教育工作,没有经常性的思想政治工作。十几年前的深圳富士康发生的“14连跳事件”与今天郑州富士康“大规模逃离事件”,表现方式不同,但其内因完全一样,都是对员工心理需求无视、员工与企业间没有形成连接性造成的。

5、对于富士康而言,厂区只是他们榨取工人“劳动剩余价值”的地方,他们为工人提供的生活福利待遇,仅仅是满足自己能够获得连续不断劳动力的需求;对于工人而言,厂区只是他们为了谋生糊口而不得不“出卖劳动力”的地方;对于政府而言,厂区只是他们产生GDP、安置就业和实现税收的地方;政府与企业对员工的真正责任是什么不清楚,员工与企业间完全没有“主人翁责任感”,大家完全不是一家人。

6、工人们用大规模逃离的方式表现出了他们和工厂之间没有信任,没有依赖,他们不相信工厂能够管理好、控制好,逃离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7、这种行为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富士康内部长期形成和显示出的社会关系决定的,平时就没有对员工负责,关键时刻员工也不会相信厂区能为自己负责,逃离只是员工“对自己负责”的表现,只是对两个阶级本质不同的暴露。

8、郑州富士康事件不是偶然发生的,中国99.999%的民营企业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这样的问题,已成为司空见惯。这种平时不重视,平时看不到的问题,在关键时刻带着的危机巨大,希望政府和企业管理者和企业管理者能够引起重视,在管理模式上能够从中国本土文化出发,进行研究和适用。

2022.10.31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