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四小龙”以及日本的企业治理思想

王廉 宋少庭/文

世界的多彩,是因为有了3000个民族、5000种文化的传承;人类的多灾,也是因为有了太多价值观的相异与撕扯。存在不一定合理,但却必须要面对,正如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与并存一样。

全球197个主权国家和36个独立经济体,真正够得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也就40余个,人口不到20亿,在全球77亿人口中,有60亿以上是“发展中国家”。在亚洲,已成为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只有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和新加坡。分析这些国家与地区的成功,其企业/战略思想的“东方文化传承”与“西方先进思想的学习结合”不吝为“餐桌上的笑靥”。

先说日本人。这是一个极其重自尊又不放心自己未来的民族,危机教育成为第一国策。经营哲学家稻盛和夫有三本书:《自传》《活法》《干法》,书中的东方式思维方式与国际视野并存,“心法”是核心,其简朴性、实践性、道德性、辩证性思维是核心思想。他有十句名言:不马虎找爱人与事业、专注、脚踏实地、困难总有尽头、投资是汗水的结晶、先干好手上的工作、困难是新起点开始、利他、目标引导、专事一行一业。战略专家大前研一,则以国际战略视野同世界对话。松下幸之助被认为是日本“管理经营之神”,其十句名言:青春是心理上的、管理就是沟通、改革、谦和、感恩、困境中创造机会、努力工作、不羡慕别人、向前向前、尊严在努力中创造,惠及了一代人。

再说韩国人。这是一个极具“风性”和“自为”的民族。金容沃认为:中庸是人类的最高智慧。三星创始人李秉哲是韩国工业教父,他用了26年将三星芯片做到了全球第一,2018年实现营收5000亿,利润高达3000亿。从追赶、超越到逆袭,李秉哲将其秉承的哲学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一个孤岛上摇摇晃晃成了台湾经营之神的王永庆,把儒家文化倒是吃透了。以追求合理化理念、重视品质、管理行为制度化、控制成本等思想,也让台湾人受益匪浅。台积电的张忠谋85岁还在主持芯片大业。李嘉诚的“凡事必须做好准备,业余时间用好可看一个人一生的成就;李光耀精英主义、功绩制度、实用主义、亚洲式民主、法治方略“五板斧”成就了新加坡。

古往今来,“抄文明”的也就真正成了“抄家”;“吃文明”的,消化不好往往“肠梗”;能“有根有味嚼文明”的,其“弧度”大小也就决定能走多远。

2022年10月27日。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