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创业七宗罪系列的第一篇。

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包括创业者,而且不管事业大小最重要的都是人品。创业者与管理者在带领团队、融资、研发产品、开拓市场等,无一例外底层支撑的都是善良与人品。

就连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在《人品不好的创业者难成大事》的专栏里也提到:“品行好的创业者总是能取得成功,而人品卑劣的人创业总是失败。”

可我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善良”,有一个反逻辑,就是明明这在普通人身上的好品质,怎么到了创业者与管理者身上就可能会成为毒药?

实际上,善良自身并没有变化,只不过当你从一名员工或普通人转变为创业者与管理者的时候,过度的善良就会成为弱点,甚至可能会是“毒药”。

或许,这就跟那句话“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情不立事”说得一样,都是一个度与怎么使用的问题。

我在今年就碰到这样一个案例,这是家曾经拥有几个亿规模的体育公司,他在总结自己公司倒闭原因时,剖析自己的部分把“善良”提到了很重要的位置:

1.很多人说他善良,但善良不应该成为一个缺点,因为管理上会有很多问题,因为善良,他不愿意去做“恶人”;

2.不仅仅是善良,更重要的是没有办法去面对那些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

3.他承认太善良了是他的一个短板,他也意识到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帮他补足短板的人。可惜没有找到,所以这种情况就没有办法改变。

进一步分析,在创业与管理领域,善良应该是一个中性词,合理与合适的善良会有助于创业,但逃避或者伪善良往往会带来灾难。就像那位创始人所说,他不一定是善良,只是自己不愿意、不想去面对那些难堪、尴尬、难受的局面而已——这是比较极端的情况,脱口秀演员童漠男也聊了这种“讨好型人格”。

问题就在于,只要公司一旦成立,就需要赚钱,就需要发展,而发展就需要创造价值与提高效率,在抓效率时自然就涉及人员、KPI、文化、价值观等等问题,这些问题说起来简单,但不及时处理每一个小问题都是大问题——反之,及时得到处理,每一个大问题又会变成小问题。

显然,任何一家公司都会有层出不穷的问题。哈佛商学院教授、《创始人的困境》的作者诺姆·沃瑟曼(Noam Wasserman)曾在2015年研究得出一个数据,65%的创业公司失败来自于内部的管理问题。

可见,内部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何及时解决本身就是对创业者最直接的考验。举个例子,在一家公司某一个明星员工,他展现在大部分人面前都是非常优秀的品质,但一些隐藏着的行为(不被大部分人所能看到)却破坏了公司价值观,而且明显是不能长期走长远的。这个时候如何对待这位明星员工就很棘手了,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直接开除,而是要及时沟通,然后设置一道红线(一旦逾越红线就必须走人)——之所以必须调整目的是,双方可以相互成就、共赢。

多数时候,在一家公司普通员工看到的跟管理者完全不一样,这不是双方站位、利益、角度不同造成的,而是创业者与管理者看到了更多实质性与隐藏性问题,甚至破坏了各种规则、制度以及价值观。但是,问题终归是要解决,问题不解决只会越来越糟糕,问题并不会自己就消失了。

这就又回到人性层面上来了。创业者与管理者必须得懂人性,情商得高,又有勇气去面对这些局面。所以,创业的门槛已越来越高,已经不是融资、简单做一款产品等就能大杀四方的时代了。

我创业七年来,最大的苦闷就是我们属于体育文化行业,大部分人都是所谓的“文化人”,做内容出身。做内容的人都是善良的人,包括我也是,我们是一类既不想管理别人,也怕被别人管理。大家更喜欢单打独斗。所以,我们基本就从“小白”慢慢学起,在保持善良的底色同时,也希望找到管理的“魔力”——管理不是开人、解决问题等,而是德鲁克所说的“激发人的善意”,建立规则——更重要的,管理者的任务不是只要自己善良,而是激发团队的善良。

这种规则的建立往往都是1%的人在推动(来惩罚99%的人),他们破坏了规则、甚至钻了漏洞,但创业者与管理者以此来建立更完善、健全、合理的规则。在规则面前,不管是体育公司还是内容公司,亦或是金融公司,都可以理性地遵守并运转。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喜欢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体面的人,没有人愿意做坏人或恶人,大家只是恰巧在某个时段、场景等脱离了轨道,才变得面目狰狞。所以,一家好的公司应该更懂得人性,让高尚、光明、体面的人性多展露,而不是另外一面。

但往往,创业就是对人性的极大考验,创业者往往面对的都是每一个脱离轨道的人(在轨道内的不需要花精力),有时候能拉回正轨,而大多数时候也只能看着继续脱离轨道,及时止损与别离。

所以,很多人都说创业者要有一定的“匪气”,尽管我并不赞成,但其表达意思却是跟慈不掌兵差不多——当然,匪气并不是凶神恶煞那种,也不是意气用事,更不是江湖义气,而是有更高级智慧的商战定力与策略。

匪气与善良正好形成了对比,对创业者与管理者的要求要“狠”一点,不是说心狠手辣那种,而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狼”人少一点,这个词就是狠人,做一个狠人,尤其是重要决策时要敢于去面对它。

本质上,善良并没有做错,但在团队建设、目标一致性方面,过于慈爱、溺爱,甚至没有原则地包容下属,就很难有战斗力。

孙子兵法·地形篇》中就这样说:“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的确,善良与仁爱是好的,但在好的情况下,也需要建立非常严格的制度对待下属。看上去这两个是矛盾的,但如果不能在这两个矛盾里掌控自如,出现了当严不严、不能使、不能令、不能治等,还谈什么带兵打仗?

这篇文章的最后也提到一个现实的问题,很多人说这些情况包括过度善良等都知道不好,需要克制,也知道是错的,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改变很难。

其实,每一个人都如此,哪怕改变一点点都异常困难,但创业者与管理者的位置与责任不同,必须勇于改变,克制自己,做到理性与规则,最后公司成为一架可以长期运转的机器——尽管它有时候可能是冰冷的。

所以,创业永远都是一场修行。毕竟,还是那句话,“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而我与核心管理层在向合格的创业者与管理者奔跑的路上时,也在克服掉类似西方所说的: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的“七宗罪”。

是此,才有那些增长、品牌、效率、骄傲、梦想以及心中永不熄灭的火苗。

加客服微信:qmsd3699,开通VIP下载权限!